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99章 若是寻死(2/2)
首页 书架 存书签 目录 阅读记录

她把襦裙塞了回去:“若是寻死,穿上它正合适。”

祁樱蹙起眉头:“是吗?”

她继续埋头找。

过午才要出门,太微便也索性陪着她折腾。

两个人把满柜子衣裳都翻了出来,铺了一榻。

祁樱左看看,右看看,身子一倒,躺在了满榻锦绣上。

她仰面看着屋顶,脸上平平静静,口气也是平平静静,平静得像没有感情:“说起来,才不过半年,我便已经连父亲的声音和样貌都记不起来了。”

太微站在榻前,低头看她,正要说话,忽然听见门外传来长喜的声音。

祁樱一下坐起来:“是你院子里的人?”

太微神色一凛,朝她颔首示意,向外走去。

她走到门口,长喜已经迎上来,递给她一张薄薄窄窄的花笺。

洒金的纸,在阴雨天看起来也仍散发着美丽的光彩。

太微仔细看上头写着的小字。

很短的一行。

是她熟悉的活泼笔迹。

她把花笺收起来,扭头看向身后:“二姐,我饿了。”

祁樱见状,摆摆手,让人去备饭。

她吃得也简单,果然是不挑。

少顷,饭桌摆好,檐外的雨还在稀里哗啦地下,太微一边吃,一边叫人去准备车马。

马车要大的。

马儿要壮的。

她事无巨细,一条条吩咐下去。

午后,祁樱出门。她也换了衣裳,跟着上了马车。

果然大的好,宽敞。太微坐在那,往后一靠,双手一摊,闭眼小憩起来。

车轱辘开始滚动。

马车离靖宁伯府越来越远。

祁樱张张嘴,未能发出声音。她猛地掐了自己一把,坐过去,捧起太微的脸,将额头贴在太微的脑门上:“你突发急症,神志不清了吗?”


本章完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