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007 出城(1/2)
首页 书架 存书签 目录 阅读记录

时光匆匆。

不知不觉,四个月的时间已经悄悄过去。

如今深秋已过,寒意侵袭。

初雪并不大,也不密,如柳絮般随风飘落,引得街上不少孩童欢呼雀跃。

莫求伸手接住一片雪花,看着它在掌心融化,才缩手回头看去。

细细看去,他的双手有些红肿,这是冻疮,虽不严重却影响不小。

尤其是夜晚,痛、痒发作,更是折磨人,偏偏没有什么好法子。

叹了口气,他缓缓转身。

今日药房坐诊的是贺师傅,一位文人打扮的中年男子,留有三寸胡须。

贺师傅喜欢安静,此即正眯着眼躺在躺椅之上,半睡半醒半迷糊。

几位伙计整理着药材。

程寿和新来的学徒蔡睿则在抓药,动作小心翼翼,唯恐惊扰到贺师傅。

“莫师兄。”

在取一样药材的时候,两人之间起了争执,当即朝着莫求看来。

程寿道:“你来看看,这方子里的茯苓应该是三钱还是七钱?”

“哦,我看看。”莫求搓了搓手,扫去寒意,踱步来到两人近前。

打眼一扫,他就认出这是一个主治肾阴亏损的方子。

药方有些地方被水打湿了,大部分并不影响,但茯苓后面的用量却很是模糊。

像是七钱,又有些像三钱。

关键是程寿觉得这个方子很熟悉,以前拿的时候都是两钱三钱,最多五钱,就从没有七钱过。

而蔡睿却执意说他亲眼见到魏师兄写的是七钱,两人争执不下。

所谓一法通则万法通,这个道理放在医术上同样合适。

得益于系统,莫求对宝药伤科的理解已是大师级,触类旁通,普通方子自也了然。

当下伸手一指,缓声道:

“这是安阳定止方,里面有山药、牡丹皮,看用量定然是给女人用的。”

“所以这茯苓,应是三钱。”

“另外,就算是给男人用的,除非是十分魁梧的壮汉,若不然也用不了七钱。”

“茯苓用到七钱,其他药材的分量不会那么少,这会导致药效失衡,没能救人不说反而会伤身。”

他解释的很详细,更是通俗易懂,程寿听的连连点头,蔡睿却是眉头紧锁。

“可是”他依旧坚持:

“我亲眼见到魏师兄写的是七钱!”

莫求轻轻摇头。

他自然看出这上面写的其实是七钱,但这并不意味着方子就对。

“怎么了?”说话间,面色阴翳、略有驼背的魏师兄已是从后面转了过来。

他扫眼三人,面色一沉,低声斥道:

“不好好的抓药,吵什么吵?不知道贺师傅最不喜被人打扰?”

“师兄。”程寿急忙开口:

“刚才我们从后面过来,药方淋了雪,上面有些地方模糊不清。”

他伸手朝药方上一指,道:“我说茯苓应该拿三钱,师弟偏说是七钱。”

“莫师兄也说是三钱。”

说着,他把莫求的话复述了一遍,并朝一边的蔡睿使了个鬼脸。

“哦?”魏师兄原本打算训斥,闻言皱了皱眉,上前一步再次审视了一下药房。

面色,当即变的有些不好看。

他自然知道莫求说的不错,是自己一时糊涂,竟然用量过大。

这可是城中王老爷给自己妾室用的方子,若是出错,麻烦不小。

松了口气之余,他的心中又是生出一股莫名焦躁,看向三人的眼神更是不善。

“这两个月你是怎么跟着学的?”魏师兄怒瞪一眼蔡睿,低喝道:

“连安阳定止方都不知道?”

“亏你姐夫在我跟前说你如何如何聪明,这般不顶事不如早早回去!”

蔡睿闻声一颤,他不过是十岁出头的孩子,更是首次离开父母,何等受过这等委屈。

当即两眼一红,垂首小声抽泣。

“哭,就知道哭!”魏师兄见状更怒,上前一步,右手一抬就要甩过去。

在这里,师傅打徒弟、师兄教训师弟再正常不过。

被打之人不仅不能有怨言,还要感激对方的教诲,不然就是不懂尊师重道。

不得不说,这有些不讲道理。

“师兄。”莫求伸手虚拦,同时朝不远处迷迷糊糊的贺师傅使了使眼色:

“贺师傅睡着了,别惊扰到他老人家。”

“再说蔡师弟也是一时看错,所幸并未出岔子,你大人有大量,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“哼!”魏师兄哼了一声,回首看去,恰好见到贺师傅在躺椅上侧身。

当下狠狠收手,怒瞪一眼蔡睿:

“再有下次,直接滚!”

随即沉着脸看向莫求,轻轻一哼:“莫师弟,你学的倒是很快啊,怕是用不了
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