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002 内伤?(1/2)
首页 书架 存书签 目录 阅读记录

青囊药房后院西北角,有一个蓄满清水的石槽,用来供人清洗洁面。

莫求立在石槽前,垂首看着水中倒映出的人影,不禁有些发呆。

水中的人影,有着枯黄发叉、乱蓬蓬的头发,有着面黄肌瘦、皮包骨头的身形,再加上破破烂烂的衣衫,与街边乞儿也差不了多少。

唯独一双大眼,尚算有神。

对着水面捏了捏脸,疼痛感让他咧了咧嘴,这才回过神来洗手洁面。

待到一切收拾妥当,莫求定了定神,转身朝着药房后堂行去。

此时天光放亮,除了药房学徒,师傅、伙计们也已纷纷赶至。

后堂内人来人往,不时有人朝莫求看上几眼。

能得药房秦师傅青睐,这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运气。

“秦师傅。”莫求手端一杯热茶,恭恭敬敬朝上首端坐的一人递去:

“请喝茶!”

这算不上拜师,但也意味着入了秦师傅的门,可以旁听着学艺。

普通学徒要达到这一步,最快也要一年。

这期间师傅要考验徒弟的心性、忠诚,还有适不适合入这一行。

更需要一定的识文断字基础。

莫求恰恰是因为认识字,药房这时候又缺人,倒是省了不少功夫。

秦师傅年约三四十,鬓角有着些许白发,相貌清癯,气质文雅,身着青衫、脚踏布靴,浑身上下都带着股浓郁的草药味。

他朝着莫求点点头,接过茶,有些随意的抿了一口。

然后朝身旁一人一指:

“这是你魏师兄,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先跟着他熟悉药材、药性。”

“是。”莫求点头,朝魏师兄看去:

“见过魏师兄。”

魏师兄年约二十,身量不高还有些驼背,正自拿一双小眼来回审视莫求。

带着种举高临下的意味。

他属于已经出师的学徒,可以独立问诊,目前受雇于青囊药房,不仅有月钱还有病人给的额外赏钱。

“嗯。”魏师兄开口:

“叫什么名字?年纪多大了?家是哪里的?城中可有亲眷?”

这一股脑的问题脱口而出,语气生硬,更是显得有些不近人情。

“回魏师兄。”莫求拱手,道:

“我叫莫求,今年十四岁,老家在涓城,早年遭了灾逃到这里,已无亲眷。”

“十四岁?”魏师兄皱了皱眉:

“有些矮了,也太瘦。”

他不关心莫求的家庭情况,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,但年龄倒是有些意外。

原本以为才十岁出头,想不到都已经十四了,这身骨底子太薄。

不过

学医不是练武,对体格要求不高,只要人聪明、脑瓜子灵活就行。

念头转动,魏师兄垂首朝秦师傅小声询问:

“师傅,还是从温病条例开始教?”

“不。”秦师傅轻轻摇头,抬手揉了揉太阳穴,面色带有疲倦道:

“直接教他认识金疮药的药材、用法,医理什么的以后有时间再补。”

“是。”魏师兄点头,心中了然。

看样子药房太缺人手,没有时间一步步教医理,要直接硬上了。

希望这小子能顶点用!

“爹!”

说话间,一人蹦蹦跳跳的从门外跑了进来,挽住秦师傅的手腕:

“听说有新学徒,就是他吗?”

这是位模样俏丽的女子,年约十五六,身着绿萝裙、腰系粉红带。

此时正眨着双明亮的大眼睛来回审视莫求,没有举高临下的态度,倒是好奇居多。

此女入内,一脸肃容的秦师傅当即面露笑意,就连魏师兄的表情也舒缓许多。

“是他。”秦师傅从椅子上直起身,伸了伸拦腰,道:

“时候不早了,魏安你先待他去前面认认药材,帮忙整理一下药柜。”

“青蓉,跟我去一趟你师伯家。”

“是。”两人应是。

魏师兄躬身一礼,朝莫求示意了一下,往通往药堂的过道行去:

“跟上!”

“是。”莫求收回目光,急忙跟上。

青囊药房是城中数一数二的药房,只是常年坐诊的医师就有五位。

魏师兄不算,他才出师没几年,有资格独立问诊,但还不够资格成为药房的坐诊医师。

今日坐诊的,是擅长正骨、针灸的韩老。

当然,除了韩老之外,这里还有其他的伙计、学徒在一旁忙碌。

“过来。”行至一排药厨前面,魏师兄拉开一个药斗,从中拿出一块黑乎乎的东西,直接道:

“这东西叫做血蝎,是麟树果渗出来的东西,有活血定痛、化瘀止血、生肌敛疮的功效,一般用于跌打损伤、外伤出血、心腹淤痛。”

“这东西不




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目录